经验分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经验分享 赛鸽门户 赛鸽资讯 名鸽名系 查看内容
欢迎访问广东鸿翔鸽舍鸿翔种鸽展售广东鸿翔鸽舍竞翔成绩
分享到:

赛鸽大师JB恒德利谈如何为鸽群做淘汰

2023-3-17 15:2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1| 评论: 0

摘要: 幼鸽和老鸽的挑选淘汰什么时候可以和必须做一个挑选呢?只有一个答案:随时,一年当中的任何一个时候都可以进行。当幼鸽还在巢中时就该开始这项工作了,当一羽幼鸽的活动力不灵活,不能快速地跳高与起飞,亦无法安静 ...
分享到:


和老鸽的挑选淘汰

什么时候可以和必须做一个挑选呢?只有一个答案:随时,一年当中的任何一个时候都可以进行。

当幼鸽还在巢中时就该开始这项工作了,当一羽幼鸽的活动力不灵活,不能快速地跳高与起飞,亦无法安静下来,或一直依赖种鸽喂饲的。尤其是经常拉稀的,偶尔拉肚子是可以的,但如果是常例的话,就该立即将它淘汰出去!

有的时候是幼鸽的父母错误,因为它们喂给幼鸽太多的水,像这类种鸽子是不值得用来育种,可是这些幼鸽仍然必须要排除体内多余的水份,这件事情的原因如果是别有缘故,在第一阶段的挑拣淘汰时,我尤其会对大鸽房中那些尚不能展开羽膜(俗称:羽毛包管)的幼鸽们比较包容,但是它们这种情况也不应该持续太久,我有的时候会喂它们几天小块的吐司(面包),而这种病症90%也因此会很快的痊愈。

不能有坏的气管

当幼鸽一结束父母的哺育后,就要立即检查它们的呼吸气管,幼鸽在哺育期后的14天之后,如果幼鸽的背部很弱或很窄的话(无腰尾),而它的尾部又有经常往上抬的情形,也要马上将它除去。

当幼鸽已经可以在外飞圈子时,通常都会有一些不愿接受训练,而且一直要飞回巢房去的鸽子,如果这些鸽子并没有生病,但又一再如此做的话,那也必须要将它们剔除掉,大部分的幼鸽,不论明不明显,都会得一些年幼的小疾病,但是它们也不应该经常生病,我们最好要观察它们好几天。

偶尔有一双脏鼻子不要紧,但是它如果持续不断地保有这个脏鼻子,或者虽然痊愈了,但当天气一有变化时又开始出现脏鼻子,那么就该当机立断地淘汰掉,因为当这只鸽子年老以后,它这个毛病又会复发,而且会遗传给它的后代!

所以为了谨慎起见必须立即除去,这样可以节省很多的饲料和将来作出幼鸽的损失。

换毛的程序一定要随季节定期完成,当然偶尔一次的延误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自己的身体有时也会有不大舒服,但是一阵子后就会痊愈,除了我们的挑选淘汰之外,动物们自己也会有弱者自然淘汰,也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道理。

近亲交配

在进行鸽子近亲交配时,最重要的就是要特别注意幼鸽抵抗疾病的能力。

当发现幼鸽没有抵抗能力时,不要去治疗它,应该将它马上淘汰,不要命去喂它们吃维他命或其他的……否则终会成为兽医院,或所谓顾问处的奴隶,那种结果是很悲惨的,因为近亲交配很容易有不良遗传。

老鸽子

以老鸽子来说,我是以它们的粪便来作为衡量健康与飞翔力的标准。一只老是拉稀的鸽子,也许并不是一只坏鸽子,但对远程赛来说,它是完全派不上用场,所以要淘汰!

对老鸽子来说,气管也是极为重要的,一只气管不好的老鸽子是不会被包容的。

我还没有看过任何一只远程赛的冠军鸽,它有一个不好的气管。老鸽子的换毛期可以拖得长一点,但它一定要很定期地完成换毛,我一只最好的鸽子每年都是在12月底或隔年一月初才掉下它最后一根羽毛!

还有一些鸽子,不管你多迟让它们交配,它都会很快地在交配期间换毛,因此不得不将它寡居,也不能被送去参加每年最后一次的远程飞行赛,这种鸽子也应被淘汰。

有些鸽子在它哺育幼鸽时,它们自己会失去一些体重,这种鸽子也是不适合飞远程赛的。最重要的还是得评估饲主是否有供应足够的饲料与定时性,如果它们在孵育期间没有充沛体力。当然如果一只健康的鸽子在参加中程赛后,很疲累地飞回鸽舍是不可能在下一次远程赛中得到胜利的!

完全的自然


我想写到这里读者们已经能了解到,我是一个大自然的拥护者,而我对赛鸽运动的原则也是一样,一切饲育与竞翔务必以自然为准则。

我们必须考虑到,如果我们喂饲鸽子一些自然食品以外的东西,那会使得天生质弱的鸽子表面上看起来好多了,但这样不但欺骗了我们自己,而且整个鸽群也会快速地退化!

这个道理要永远铭记在心!

当然,如果在突然之间有很多的鸽子,一起患了不常见的传染性疾病,我也会去求助于一位自己本身也养鸽子的兽医,因为根据我亲身的体验,一位普通的兽医对鸽子的疾病所知甚少,他会塞给你一些得自于制造商的成药而将你打发回去。从来不注射预防针……和其他人的意见。

在我这一生中只有一次我违背了我的原则,让我的鸽子接受鸽会规定的预防注射,打Paramixo巴拉米哥(即新城疫)疫苗的预防注射针,除此之外我的鸽子没有一只打过任何一种预防针,因为一只符合健康标准而又被好好喂饲的鸽子,在它接触到某些特定的细菌时,自己会产生出抗体来,如果它没有此种先天免疫能力的话,也就不是一只有价值的鸽子,一只真正的冠军鸽是从不生病的!

但是它有可能曾经患过鸽痘,唯有最强健的鸽子才会得到胜利,而剩余的就要被淘汰。

在一场飞行赛前和之后我都不会喂我的鸽子一些药品或其它任何不自然的维他命等,也不会没有原因地就做一个预防疾病的治疗,就如一个健康的人也不会去医生那儿,做一个也许会发生的疾病医疗是一样的。和我持有相同论点的一定还另有其人!

诺尔·雷斯卡马卡先生写到……

比利时耐久能饲料名厂老板诺尔·雷斯卡马卡先生在“Duifke Lacht”里写了如下的句子:

“我要说明的是,只有在我们的鸽子受到传染病的感染时,或其它必须用药医治的情况下,才去使用适量的药物治疗,而这疾病也是得经由兽医师精确的检查后而断定的为准”。

当我们的种鸽,也就是要繁衍我们鸽系的种鸽,能在没有药物或治疗等外力的协助下而依靠自身克服疾病,这种鸽子可以从对养鸽工作认真,而又不违反自然原则的养鸽者那儿得来。

诺尔再写到:

我的一位朋友现在正享受着他三年前,所决定下的一个正确方针的成果。他当初就一直很困扰要为他的鸽子进行疗养,而更令他烦恼的是他从家禽和宠物身上发现,它们愈来愈被人类所破坏,也愈来愈容易患病。

当动物一旦生病时,它们就会很适应于它们目前的现状,譬如说拒绝进食,完全任凭命运的安排,它们会离群索居,以被动的态度来听命于宇宙的力量。

在不受到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动物们通常都会自己痊愈,而且无例外地是完全而神秘依靠自然的方式痊愈,我们得接受这来自大自然的讯息吗?

是的,除非我们不承担“大自然的毁灭者”这个罪名,因为我们首先要知道,大自然是不会庇护柔弱者的,它的生存法则是经过严格筛选的。我们虽然可以希望它不是如此,但既然实际上是这样,我们就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如果我们要使这个生活环境变得轻易、容易些的话,得到的又是什么样的结果呢?结局将永远是相同的,也就是大自然的秩序会被破坏。

某些短见浅识的人一定会有不同的意见,但是我们却不能否认:这是大自然的基本精神和它的定律,如果我们不能顺应自然的话,那么我们对自然界改变愈多,也就是对自然的定律做愈多的干涉时,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幸的是,只有少数的人能看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只会为我们带来更多不必要的问题。

这真是太棒了,能有一位医生出面写下这些真相来!

绝对不要给鸽子人工的维他命,它们必须从供给它们的自然物质中,取得它们所需的一切养份,而它们的身体和所有的内脏都会跟着运作。

当我几年之前还参加短程的竞赛时,我拥有很多历年来曾创佳绩的鸽子,这些鸽子在它们参赛的鸽笼中,一定也接触过一些生病或已被其他鸽子感染的,但是它们从来没有生过病,因为它们自己有很强的抗御力,是那些没有被治疗和其他药物所摧毁的自然抗体。

现在我因为年龄及其他的因素只参加长程的飞行赛,所以我的鸽子能数天,有时甚至可以长远一个礼拜的时间,都待在运输用的鸽笼内。但它们也都不会生病。

不健康的鸽子一定得要淘汰掉,尤其是幼鸽期间,因为只有最强健的鸽子才有远景可言,我们应该定时地检查鸽舍中的幼鸽,挑出那些有脏鼻瘤的、常拉稀的等不良幼鸽,立即加以淘汰,因为它们是没有价值继续地培育,只会浪费我们的金钱。

如果请兽医来处理的话,情况我想只可能会更糟,因为本来就健康的鸽子在吃了药物之后,绝对不会变得更好(客气地说),而有病的鸽子我们迟早都会淘汰掉它们的。

一只原本身体就孱弱的鸽子,我们也许可以帮助它恢复健康,但永远都不会使它变得强壮,也一定不适于育种和远程的飞行赛,所以又何必常常去找医生浪费时间呢?

只有在非常年长的老母鸽在下蛋时有困难,我才会去请教一些专家,世界上的知识不是我们都能完全知道的,而且人应该是活到老,学到老!

END

文|JB恒德利

名家鸽系离不开传承:路易凡王的成名史


杰夫·凡王路易的成名史

杰夫·凡王路易(1904-1971),10岁就开始养鸽子,由于父亲的反对和战争缘故,直到1946年才重建鸽舍。起初他玩中距离,后来渐渐迷上了长距离。凡王赛鸽主要由狄尔巴、韩森鸽子组成,直到今天凡王鸽子的后代大部分为黑色、深雨点,也是遗传韩森早期鸽子的特征。杰夫·凡王路易,在其鼎盛的15年竞翔生涯中,有据可查的国家赛历史是参赛242次、获奖182次。这其中包括:圣维仙全国冠军、7名,波城全国3名、4名,达克斯全国亚军、9名,马赛全国冠军、4名、21名、24名,当然还有著名的巴塞罗那冠军、3名及很多无法罗列的好成绩,而这一切,都源自一个每年不足50羽的赛鸽编队。

世界鸽坛任何时候提到凡王路易都充满无比的敬意,这个瘦小的农夫,拥有如此之高的育种技巧纵观20世纪欧洲鸽坛,大师级的养鸽家各国皆有,但要在国家级长距离大赛中获得这般骄人成绩的,凡王路易真可谓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泰山北斗、惟我独尊”。其中有两路鸽子时至今日都深深影响着凡王鸽系——“老司宾”和“90号”!

凡王鸽系——“老司宾”和“90号”

“老司宾”——“银色狐狸精”第四代孙女!“银色狐狸精”的真正主人斯豪特伦。估计这位老人一辈子都没想到,当初他卖出去的这只鸽子,会成为点燃斯丁伯格小镇远程赛事的超级炸药!面包师梅斯特斯从斯豪特伦那里买到了这只神奇的雌鸽“银色狐狸精”,和家里的“86号”鸽子配对。凡王向梅斯特斯引进了一只后代,再跟自己的鸽子配对,NL67-8218927就是这个配对所出,也就是大铭鸽“老司宾”!但在后期凡王认为“司宾”鸽子稳定,但是速度慢,渐渐的把这路鸽子剔除出去。

“90号”(N63—1151390)——它不仅自身获得过圣维仙、达克斯、波城等国家赛上位名次,而且作育出了1980年巴塞罗那国际赛13636羽中的总冠军,无数的优秀子孙。它是由1964年巴塞罗那的荷兰冠军N60—392092(灰雄)和N62—627716(深色母鸽)配对所出。大概是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吧,凡王曾经给德国鸽友写信道:我有一羽远程好手的鸽子,是我巴塞罗那冠军的子代,售价450马克。所幸德国鸽友没有按时来买这只鸽子,由此凡王·路易建立起另一路强悍的“90号”凡王鸽子!

凡王鸽子引领世界信鸽潮流

凡王在远距离的赛事崛起,以至于很多鸽友希望引进他的鸽子。但凡王的一生基本不出售自己的赛绩鸽子,即使出售也是十分昂贵以至于让人望而却步。其中建筑商人出身的安东·范哈伦、银行家JB·恒德利经常来访凡王,但是凡王对于自己挣钱的鸽子,坚决不出手!经过长期的相处,关系慢慢地走近,凡王也渐渐愿意出售一小部分幼鸽分享给范哈伦、恒德利。

但凡王路易建立了这一伟大的超远程鸽子后,在1971年因病去世。留鸽棚里36只鸽子,其中也包括最著名的“90号”。杨·汉德里克斯是凡王的同村好友,也是使用凡王的鸽子比赛。凡王弟媳就想把鸽子全部卖给他,杨·汉德里克斯以鸽棚太小拒绝了。得知凡王去世清棚消息的安东·范哈伦和JB恒德利,都希望能够买下这些鸽子。但是作为建筑商人的安东·范哈伦,怎么可能让喜欢的鸽子去别人家的鸽棚。1971年的36只原棚凡王以13000荷兰盾的高价被安东范哈伦带走。安东范哈伦早期以威斯特豪斯配90后代为基础,后代基本小体型为主,后期又加入万德维根,使得范哈伦·凡王变得十分魁梧。范哈伦一边比赛一边出售这路鸽子。很多之前去凡王家引进鸽子碰了灰的人,纷纷前去购买。凡王鸽子第一次大量流到鸽友的鸽棚,其中得到这些鸽子的古柏兄弟,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内,一直引领着世界信鸽潮流!

恒德利掀开凡王路易鸽子新篇章

如果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估计凡王鸽子应该会在无尽的岁月中慢慢淡去了。在这样长期使翔凡王鸽子后,其中有一个人对于凡王·路易鸽系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从早期对于这路鸽子的喜爱到后期的痴狂,恒德利逐渐认识到这路鸽子的厉害之处!由此掀开了凡王路易鸽子的新篇章!同时也造就了另一个名字恒德利·凡王!因为范哈伦大手笔财力地付出,鸽子全部被收藏。但恒德利一直关注着这些鸽子,并和范哈伦保持紧密地沟通联系。也许是安东·范哈伦的康概,又或者是安东·范哈伦被恒德利的精神感动了,1974年安东·范哈伦以极低的价格将这些凡王原棚的鸽子全部转让给恒德利。恒德利接下来,以马斯坎特冠军372X“90号”这路鸽子X“老司宾”这路鸽子,体型为中小型。

恒德利不愧为优秀的育种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就建立了一棚优秀的赛鸽,来到1980年的巴塞罗那国家赛,位于司放地1245公里的恒德利看到天空回来一个黑影,最终排名1980年巴塞罗那国际赛总冠军!

1998年范哈伦·凡王最后一次清棚从此范哈伦·凡王落下帷幕,不知道世上还有范哈伦·凡王没有?2001年80多岁身体硬朗的范哈伦,还说起当年花费13000荷兰盾购买杰夫·凡王原棚赛鸽的事。2001年JB恒德利去世进行清棚,按照国际惯例小恒德利拍下大多数鸽子作为传承。

从杰夫·凡王路易——安东·范哈伦兄弟——JB恒德利——小恒德利。凡王路易赛鸽从此飞到到世界各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